<rt id="waw4q"><xmp id="waw4q">
<rt id="waw4q"><optgroup id="waw4q"></optgroup></rt>
<tr id="waw4q"></tr>
<rt id="waw4q"><optgroup id="waw4q"></optgroup></rt><rt id="waw4q"><optgroup id="waw4q"></optgroup></rt> <rt id="waw4q"></rt>
<rt id="waw4q"></rt>
<rt id="waw4q"></rt>
<rt id="waw4q"></rt>
<acronym id="waw4q"><xmp id="waw4q">
<option id="waw4q"></option>

盛大游戲估值300億將回A 世紀華通成最大贏家

2019-02-20 19:11:47來源:新浪財經作者:小思

  仿佛唐僧師徒西天取經經歷九九八十一難一樣,盛大游戲在回歸A股的道路上也歷經磨難。

  世紀華通(22.050, 0.00, 0.00%)(SZ.002602)今日發布公告,經證監會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審核委員會2019年第4次會議審核,公司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獲證監會有條件通過。

  經公司向深圳證券交易所申請,世紀華通股票自2月21日開始起復牌。

  此次公告預示著世紀華通重組盛躍網絡(盛大游戲的運營實體)案成功過會,歷時8個多月、備受業界關注的世紀華通重組盛大游戲塵埃落定。

  拿到批文后,盛大游戲預計最快將于2019年4月實現并表。并表后世紀華通在體量、市值、營收以及利潤上,位列A股游戲股第一,并將拉大與第二、三位游戲企業的差距。

  世紀華通CEO王佶曬出2014年到2019年的3張照片,并發表感言:“5 yeas! Done。”

  盛大游戲回歸A股有多么不容易?同期的巨人網絡(19.920, -0.18, -0.90%)、完美世界(28.510,-0.31, -1.08%)早已回歸A股,盛大游戲的回歸至少晚了2到3年,時間成本非常高。

  騰訊曾以30億元戰略入股盛大游戲

  2018年下半年,世紀華通(002602.SZ)發布對盛躍網絡(盛大游戲的運營實體)的重組草案正式披露。

  盛躍網絡100%股東權益市場法下的評估價值為310億元,結合評估基準日后分紅情況,上市公司最終收購交易價格擬定為298億元。

  根據重組草案顯示,世紀華通擬向曜瞿如等29名交易對方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其合計持有的盛躍網絡100%股權。

  世紀華通還通過詢價方式向不超過10名符合條件的特定對象發行股份募集本次重組的配套資金,募集配套資金總額不超過61億元。

  2019年1月,世紀華通宣布董事會審議通過了調整募集配套資金總額和配套資金用途的議案,配套募資總額由不超過61億元調整至31億元。

  本次交易構成重大資產重組,但不會導致上市公司控制權的變化,亦不構成重組上市

  2018年2月,騰訊曾以30億元戰略入股盛大游戲,雙方在現有業務上強化深度合作。

  隨著世紀華通收購盛大游戲,騰訊并沒有出,只是調整為通過世紀華通間接持股盛大游戲。

  2015年11月,盛大游戲完成私有化退市,在此之前,盛大游戲受當時市場與業務布局影響,前三個會記年度內經營業績呈現下滑趨勢。

  但隨后,盛大游戲在保持端游業務優勢的同時,加速完成移動戰略轉型,先后推出《熱血傳奇手游》《龍之谷手游》《神無月》《傳奇世界3D》等產品,并加速海外市場開拓。

  2016年、2017年扣除股份支付后經營性利潤達到15.87億元、17.43億元,分別是私有化完成當年凈利潤的233.4%、256.27%。

  承諾未來三年實現利潤75.98億

  世紀華通預計盛大游戲2018年-2020年營收分別達51.77億元、78.45億元與92.18億元。

  本次交易業績承諾和減值測試補償方曜瞿如、上虞吉仁、上虞熠誠承諾,盛大游戲未來三年(2018年-2020年)實現的扣非后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21.36億元、24.94億元和29.68億元。

  根據重組草案,盛大游戲未來兩年推出18款自主運營及授權運營產品,僅在2018年四季度將陸續推出《光明勇士》《命運歌姬》等多款手游,產品類型覆蓋MMO、ARPG及卡牌等多種品類。

  世紀華通一度面臨被掃地出門

  時間回到2014年11月,盛大互動將其所持有的剩下18%股權全部轉讓給中銀絨業和億利盛達投資控股公司,其不再持有盛大游戲任何股份,陳天橋辭去盛大游戲董事長職務。

  當時,東方金融控股公司占股23%,海通占股20%,中銀絨業持股24%,擁有40.1%的投票權;前盛大游戲董事長、CEO張鎣鋒為代表的管理團隊獲9%的股權及34.5%的投票權。

  2015年6月,世紀華通通過買下東方金融控股公司、海通所持股權,間接持有盛大游戲43%股權。世紀華通的三家管理基金礫系基金合計出資63.9億元。

  世紀華通、中銀絨業都想將盛大游戲裝入到A股中,誰獲得了管理團隊的支持,誰的勝率就更大。

  2015年底,盛大游戲準備召開股東大會,盛大游戲母公司準備以現金方式收購盛大游戲發行在外的股份。此時世紀華通可能在那次盛大游戲私有化變局中面臨被踢出局的風險。

  為防止被踢出局,世紀華通搬出香港高院緊急頒發的“禁制令”,導致盛大游戲董事會延期。

  世紀華通CEO王佶2017年8月對雷帝網說,當時通知世紀華通的時間是12月21日晚間,29日要召開盛大游戲股東大會,中間只有8天時間,還包括了香港圣誕節三天假,根本就沒時間籌備。

  “當時我們非常緊急了,以前也沒有人這么干過。”

  這個過程還是險象環生的,王佶說,其22日決定要去啟動訴訟,維護權利,23日一早飛到香港見律師。好在香港的法院體制和大陸不太一樣,禮拜六、禮拜天也有值班法官。

  “我們就臨時找到了值班法官,說事情特別緊急,因為涉及投資金額10億美金以上,我說這么大的case,你們一定要重視這個裁決。”

  就是這次突擊應對,世紀華通申請了對盛大游戲股東大會召開的行為禁令。

  讓世紀華通申請行為禁令的動機,還有一層原因是,世紀華通是以65億左右的價格進入的盛大游戲,卻要讓世紀華通50億退出,會生虧15個億,若再加上利息會虧20億。

  香港法院對盛大游戲股東大會的禁令(雷帝網配圖)  這次香港法院對盛大游戲股東大會的禁令,令盛大游戲當時的管理層態度也發生了變化。2016年5月,盛大游戲宣布,其持股公司億利盛達將所持有的9.02%股份及34.38%投票權轉讓給銀泰集團旗下控股企業,同時謝斐出任聯席CEO。

  當時盛大游戲CFO姚立、CAO張瑾、副總裁朱笑靖等相繼離職。老“盛斗士”現在的聯席CEO唐彥文,副總裁譚雁峰,工作室總經理葉堅及陳玉林等先后回歸。

  2016年下半年開始,盛大游戲股權斗爭向有利于世紀華通的方向發展。2017年1月,中銀絨業宣布退出,這場盛大游戲的股權糾紛以世紀華通勝利告終。

  2017年8月,盛大集團CEO陳天橋還首次公開力挺世紀華通。

  陳天橋稱從最早的反對、抵觸,到最后甚至有一點點感動了。是誰、是什么樣的利益,讓這家公司、這個股東對盛大游戲愛的如此決絕。

  “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個股東,能夠如此,無論你說死纏爛打,還是說緊追不舍,還是全力以赴的愛上這家企業,并且花三年的時間,冒無數的風險,愿意讓它成為自己的企業。”

  陳天橋說,正因如此,盛大游戲品牌到期后,陳天橋還是把這個品牌授權給了現在的盛大游戲。

  隨著盛大游戲此番重組獲批,一位接近盛大游戲的人士感嘆說,盛大游戲回歸A股,豈止是一波三折,簡直是一波N折,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快速索引:

北京十一选五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