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aw4q"><xmp id="waw4q">
<rt id="waw4q"><optgroup id="waw4q"></optgroup></rt>
<tr id="waw4q"></tr>
<rt id="waw4q"><optgroup id="waw4q"></optgroup></rt><rt id="waw4q"><optgroup id="waw4q"></optgroup></rt> <rt id="waw4q"></rt>
<rt id="waw4q"></rt>
<rt id="waw4q"></rt>
<rt id="waw4q"></rt>
<acronym id="waw4q"><xmp id="waw4q">
<option id="waw4q"></option>

“手游第一股”掌趣科技“商譽”成“傷譽” 前實控人姚文彬套現28億離場

2019-03-07 19:09:45來源:金融界作者:小思

  七年之癢,曾經的創業板“四大天王”、“手游第一股”掌趣科技(4.36 +3.81%)上市將滿七年,送給了投資者一份虧損30億的大禮……

  這七年間掌趣科技淪為前實控人姚文彬的“斂財工具”,如今他幾近完成離場,只留下“一地雞毛”,而掌趣科技也淪為網游板塊中的“差生”,甚至連理論上的實控人都沒有。

  親骨肉淪為“棄子”

  時間回溯到2004年,姚文彬和幾位朋友創建了掌趣科技,但僅一年多之后他就看中了更好的機會跳槽,直到2008年才選擇回歸。2010年時澳大利亞電信公司開出1.1億美元欲控股掌趣科技,姚文彬被巨大的金額打動幾乎已經決定簽字,但最后時刻決定收手引入戰投在國內上市

  可以說這一路走來,作為創始人的姚文彬從來沒有把掌趣科技當成自己的“孩子”,而更像是他本人獲取財富的工具。2012年姚文彬完成掌趣科技運作上市,完成了從資本市場謀取暴利的所有準備。

  上市后姚文彬一邊瘋狂并購做大市值一邊瘋狂減持,2016年8月姚文彬更是宣布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在內的所有職務為減持鋪路。如今商譽雷爆炸東窗事發,而“始作俑者”姚文彬減持后手中股份僅剩6.98%早已“金蟬脫殼”,讓掌趣科技陷入了沒有實控人的窘境,最終淪為“棄子”。

  創始人資本“騰挪”

  從2016年至今,姚文彬通過大宗交易減持套現20.94億元,又以7.19億元向現任董事長劉惠城轉讓部分持股,總共套現超28億元,全部交易完成后其持股比例由28.20%降至6.98%,讓出實控人位置。

  在這背后,2013年-2015年姚文彬擔任實控人期間主導了眾多高溢價并購,將公司市值僅用三年便炒高十倍達到647億元,股價漲幅遠超同期創業板漲幅。而商譽則從上市時的0.25億元達到2015年峰值令人咂舌的56億元,然后姚文彬辭去一切職務開啟了瘋狂的套現模式,在他安然離場后商譽大半炸雷,一切都算計的天衣無縫。

  就這樣一來一去,原本虛無縹緲的商譽變成了實控人兜里實實在在的錢,而掌趣科技則一路下跌如今市值僅剩120億元。從去年10月末游戲板塊反彈至今,頭部游戲股的反彈都在20%以上,吉比特(175.52 +2.67%)更是超過60%,凱撒文化(7.54 +7.41%)、游族網絡(21.73 +6.00%)、浙數文化(11.29 -1.74%)等超過40%,而掌趣科技作為曾經的手游第一股同期卻下跌10%,令人唏噓不已。

  復盤“埋雷”經過

  掌趣科技2月16日回復深交所問詢函的內容顯示,對被投公司海南動網先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游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天馬時空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產生的相關商譽減值準備計提34.20億元。

  天眼君梳理了一下相關交易,2013年-2016年掌趣科技分三次并購了上述公司,總共花費約63.95億元,但真正注入凈資產的部分賬面價值僅有2.99億元,整體溢價率高達2138.80%,溢價部分絕大多數計入了商譽。

  不可否認由于傳媒公司輕資產的性質往往在重組并購中會有較高的溢價率,但高溢價相對的必然是高業績承諾,業績承諾未完成往往是造成商譽減值計提的重要原因,我們來看下幾次交易中對賭的業績承諾和最終完成情況。

  從以往來講業績對賭失敗是造成商譽減值的“元兇”,但天眼君注意到,并購的玩蟹科技和動網先鋒時的業績承諾均已達成,并購天馬時空和上游信息30%股權時的業績承諾也完成了絕大部分,只有并購上游信息70%股權時的業績承諾只完成了77.48%有一定差距。然而,掌趣科技對動網先鋒計提了全部商譽減值,對玩蟹科技也計提了大比例的商譽減值,與“慣例”并不相同。

  此外從完成業績對賭的時間點上看,存在突擊完成的情況,比如在玩蟹科技連續四年的業績對賭中,2014年、2015年均未完成承諾業績,但在2016年卻業績暴增,使得累計業績超過承諾業績

  這也引發了證監會的注意,質問其“是否存在通過大額計提減值準備調節利潤的情形”、此前的商譽減值計提是否充分合理。比如,掌趣科技2017年計提商譽減值時并沒有玩蟹科技,2018年卻又突然大比例計提,而其業績對賭在2016年就已確認完成。

  對此,掌趣科技方面的解釋是,玩蟹科技的核心團隊在去年大部分離職,因而對其進行資產減值測試的時候計提了巨額的商譽減值準備,此外其重點研發的游戲《仙劍奇俠傳》已終止項目損失較大。

  從描述上看此類情況引發商譽減值是有可能的,但其計提比例高達88.55%,這意味著這家公司幾乎成了“空殼”,因為游戲公司的主要價值是以商譽形式體現,因此收購中溢價較高。難道,這家公司除了團隊和一款最終沒有完成的游戲以外,其他什么都沒有?那為何當初會斥資25億收購?這些掌趣科技并未在公告中解釋。

  有消息稱,掌趣科技方現任董事長劉惠城是個“老碼農”,也對公司經營頗為上心,他在去年接手了姚文彬5.08%的股份后目前是公司第二大股東。可以看到掌趣科技去年前三季度的業績同比有所回暖,旗下的手游“奇跡MU”也多次上榜各類游戲收入榜單,希望經歷了“業績洗澡”的掌趣科技可以輕裝上路。


快速索引:

北京十一选五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