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aw4q"><xmp id="waw4q">
<rt id="waw4q"><optgroup id="waw4q"></optgroup></rt>
<tr id="waw4q"></tr>
<rt id="waw4q"><optgroup id="waw4q"></optgroup></rt><rt id="waw4q"><optgroup id="waw4q"></optgroup></rt> <rt id="waw4q"></rt>
<rt id="waw4q"></rt>
<rt id="waw4q"></rt>
<rt id="waw4q"></rt>
<acronym id="waw4q"><xmp id="waw4q">
<option id="waw4q"></option>

美元強勢 特朗普該喜還是該憂?

2018-08-23 16:45:10來源:FXStreet 發布者:chenbo_cs作者:小寶

  特朗普政府希望我們相信,美元的升值反映了在放松管制、減稅和擴大國防開支的推動下的經濟的快速增長,但是,特朗普的經濟議程是制造通貨膨脹壓力,削弱美元長期“過高特權”。

瞄股網12月7日:A 股市場心態脆弱 政策釋放節奏

  今日可申購新股:無。  今日可申購可轉債:福能轉債。  今日可轉債上市:光電轉債、科...

  自今年年初以來,價值已超過8%,美國美元已接近十年來未見的高點,市場指標預示著未來幾個月將有更多的升值。

  乍一看,這似乎是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功勞,他上任時承諾“讓美國再次偉大”。美元走強可能意味著他的促進增長的經濟政策正在發揮作用。然而,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問題更加復雜;事實上,特朗普可能會導致美元突然大幅貶值。

  首先,美元升值是否為特朗普的功勛尚不清楚,但即使他得到這樣的功勛,美元強勢也不一定有利于他的政策目標,甚至匯率本身也無法準確衡量美元的真實強度。

  特朗普政府希望我們相信,美元的升值反映了受放松管制、大規模減稅和擴大國防開支推動下的經濟快速增長。經歷數年的管理不善,我們被告知美國政府目前正成功地恢復了商業信心,美國終于發揮了它的潛力

  但大多數知識淵博的經濟學家都將美元升值歸因于不斷上升的利率。為了抑制通貨膨脹,美聯儲今年已經兩次上調聯邦基金利率,并表示在2018年底之前還會增加兩次。當美國利率上升時,更多的投資資金流入,推動了美元的需求。現在,資金正從全球的每個角落涌入美國。

  今天的情況和特朗普的共和黨前任沒有什么不同。前總統羅納德·里根和喬治·W·布什也都大幅減稅,導致預算赤字,促使美聯儲提高利率。在每種情況下,美元都急劇升值(1981年至1985年里根執政期間,美元升值了60%)。今天,美聯儲再次獨立地采取行動來抵御財政擴張的通貨膨脹效應。因此,如果任何人都應該相信美元升值,那就是美聯儲。

  盡管如此,人們可以想象特朗普說,弱勢貨幣是“輸家”。他可能會吹噓,在他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TayyipErdoan)的持續對抗期間,美元不斷飆升。自今年年初以來,土耳其本國貨幣里拉已貶值近60%。但是,盡管強勢美元可能強化特朗普的自尊心,但這并不一定為他更廣泛的議程服務

  畢竟,美元走強提高出口價格,降低了進口的國內成本,從而打擊了出口,鼓勵進口。這與特朗普提出的減少美國貿易逆差的目標直接背道而馳。

  特朗普對貿易赤字的癡迷使他對來自中國的鋼鐵、鋁和各種產品征收進口關稅。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更昂貴的進口商品也會給國內通脹率帶來上行壓力,這可能迫使美聯儲比計劃更快地提高利率。反過來,這將產生更多的美元升值,甚至更大的貿易赤字,正如里根和布什時期發生的那樣。

  最后,我們必須記住,外匯市場的短期走勢無法判斷貨幣的潛在強度。長期以來,國際貨幣使用的趨勢,尤其是作為外國投資者或央行的價值儲備,其趨勢更為明顯。

  幾十年來,沒有一種貨幣比美元更廣泛地被使用。由于它的統治地位,美國長久以來一直喜歡法國前總統瓦斯里·蓋斯卡德所謂的“過高特權”。“只要外國人渴望美元,美國就可以用它所需要的一切力量在世界各地投射力量。”為了支付全部費用,它只需要打開印刷機。

  但特朗普的好戰政策使這個特權地位處于危險之中。他的貿易保護主義承諾把“美國第一”帶有仇外民族主義的味道,而他對關稅的欺凌性使用正在疏遠朋友和敵人。他維持這種政策的時間越長,市場就越有可能逐漸轉向美元以外的貨幣。最終,美元將慢慢流失,美國高昂的特權和全球影響力將蒸發殆盡。

  事實上,中國已經說服俄羅斯接受人民幣作為天然氣的支付,一旦它只以美元購買。最近,中國開始準備用人民幣購買進口原油的方式。例如,今年早些時候,它在上海推出了一個新的石油期貨市場,它似乎打算與布倫特和西德克薩斯中間原油建立一個以人民幣計價的基準。如果成功的話,上海市場也會引發對其他貿易商品的轉移,這都是以美元為代價的。

  同樣,一些國家正在尋找規避特朗普政府對伊朗石油生產商的制裁的方法。例如,印度已經用大宗商品而不是美元來支付伊朗石油。俄羅斯和中國都在大力投資黃金,以減少他們對美元計價儲備金的依賴。在這兩個國家之間,這兩個國家已經購買了全球市場上所有黃金的10%。

  因此,盡管今天美元升值,美元疲軟可能會長期存在。特朗普似乎遠沒有使美國重獲新生,反而加速了其經濟衰退。


最新新聞

最新軟件

快速索引:

北京十一选五现场